您的位置:

首页>玄幻仙侠>《妖狐阶梯》

《妖狐阶梯》



《妖狐阶梯》


正文 妖狐阶梯(01-02)

    第一章

    「你每天都从这里经过,有没有注意过这段台阶一共有几层?」

    当韩萱萱举步踏上熟悉的台阶时,一个男孩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嗯?」

    萱萱抬起头,望着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大男生,他长得很好看,令韩萱萱有

    一瞬间的迷醉,然后,就是直觉地将头转向另一边,确认这个从没谋面的帅哥是

    否是在跟别人说话。

    如果换做是其他女孩,也许会本能地认为这只是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有点奇

    怪的搭讪,但是韩萱萱明白,像她这样姿色的女孩子,即使是街边那些流氓地痞

    都懒得对她吹一声口哨,更别说眼前这个怎幺看都很优秀的家伙。

    「不用看别处,我就是在跟你说话。」

    帅哥的声音也很好听,彷彿带着磁性。

    「我们……认识吗?」

    萱萱有点呆滞,犹豫着问道。

    「那个……并不重要。」

    男孩笑了,笑容像阳光那幺温暖,又像花朵的芬芳般让人容易沈浸在其中。

    韩萱萱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笑容,连一秒钟的挣扎都没有就深深地沦陷了进去,

    以至于男孩的手抚摸上了她的头髮,她也浑然不觉……

    「萱萱,萱萱,萱萱!」

    「啊?」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美男子早已不知所蹤,萱萱看到的是不断在自己眼前晃

    着手鬼叫着的室友于小米。

    「你怎幺啦?中邪了吗?光天化日的怎幺站着就睡着了?」

    「啊?我……睡着了?」

    萱萱的大脑依旧有点恍惚,左右再看了一遍才想起刚刚发生了什幺事情。

    「对啊!鼻子都吹泡泡啦!」

    「有吗?」

    慌乱地抹了一把,才发现小米只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萱萱气的狠狠捶了她一

    下。

    「呜呜呜,下手那幺狠,你这死男人婆!罚你中午请我吃饭!」

    「你……你又趁机勒!」

    无奈地摇了摇头,萱萱却没有拒绝,两个女孩手挽着手一起向食堂走去。

    只是,小米一路上的叽叽喳喳萱萱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她现在满脑子都只有

    自己昏睡前听到的那个男生所说的话:

    「你知道狐狸阶梯吗?」

    下午没有课,吃过饭后到宿舍,韩萱萱依旧在想着那句话。

    狐狸阶梯,这四个字依稀有点熟悉,却想不到是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好在

    络很方便,萱萱苦思无果之后,跳下床开了电脑。

    引擎里输入狐狸阶梯四个字,很快就有一大堆结果冒了出来。

    「原来是部电影啊……」

    「什幺电影?」

    萱萱嘀咕了一声,被无所事事剪着指甲的于小米听到,立刻兴致勃勃地凑了

    过来。

    「《女高怪谈》?萱萱你什幺时候开始对恐怖片感兴趣了?」

    韩萱萱的胆小于小米是知道的,平常听到个鬼字都会发抖的她竟然会动

    起这种名字看起来就很诡异的电影,着实令人费解。

    「没什幺……就……随便……」

    心不在焉地应着,萱萱专注地看着那一行行的介绍。

    一所普通的女高中学校一直有一个不平常的说法,在学校到宿舍的路上,有

    一条狐狸楼梯,这条楼梯本来只有28级,当你用心地去数楼梯,楼梯就会变成

    29级,这就是狐狸楼梯,你只要在楼梯这里许愿,狐仙就会让你的愿望变成现

    实。

    「狐仙?要用这幺诡异的方式来许愿,我看明明是妖狐还差不多。」

    于小米在萱萱的感染下也认真地看了看介绍,然后又忍不住吐槽了。

    「呵呵,管他是狐仙还是妖狐,只要能实现愿望就很好啊。」

    萱萱低声呢喃着,对一脸莫名其妙的于小米笑了一下。

    和韩萱萱那种普通到扔进人堆里就看不见的女孩不一样,于小米长得虽然也

    不是特别漂亮,但只要稍微打扮一下就对得起美女这个称呼,而且她生就一副娃

    娃脸,明眸大眼小翘鼻子,身材娇小却玲珑有致,是很讨男生喜欢的那种卡哇伊

    类型。更难得的是于小米性格很好,从来没有那些美女普遍的架子,一天到晚笑

    瞇瞇的,和谁都能处得来,不管男生缘还是女生缘都特别好。她是韩萱萱最亲的

    闺蜜,也是最羡慕的女生之一。

    「小米啊,你记得我们每天都经过的那段台阶一共有多少级吗?」

    「哈?不会吧你?电影而已,你当真了?」

    小米夸张地叫了一声。不管再怎幺亲密的好朋友,受于个人条件的限制,小

    米对萱萱的生活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从小到大,萱萱唯一的标籤就是普通。家庭普通,相貌普通,成绩普通,才

    华普通,上普通的大学,打普通的零工,过普通的生活。不怎幺被人想到,不怎

    幺被人提起,不怎幺被人记挂。

    有人形容那些很普通的人就像空气一样,透明的不被人察觉。但萱萱觉得说

    这种话的人根本就不懂得她这种人的心情。空气虽然看不到,但它依旧是重要的,

    而自己……即使消失掉,也不会有多少人在意。自己……根本不被人需要。

    一个普通的人如果想要过不普通的生活,应该怎幺办呢?

    「小米,我出去走走。」

    「喂!你该不会真的要去数台阶吧?神经病啊你!」

    不理会小米在身后大呼小叫,萱萱冲出宿舍门,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那段台

    阶下。

    「一、二、三、四……」

    站在台阶前默默地数着,萱萱的心脏怦怦跳个不停。那个男生真的出现过吗?

    还是只是自己做了一场白日梦呢?

    「五、六、七、八……」

    如果关于狐狸阶梯的传闻是真的,自己究竟能不能看到多出来的那一层?

    「九、十、十一、十二……」

    如果能看到,自己会许下什幺样的愿望呢?

    「十三、十四、十五、十六……」

    无论如何,也是关于那个人的吧……

    「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

    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真的是二十八层!

    这段台阶,和电影里是一样的!

    萱萱不自觉地把双手捂在了胸前。是巧吗?还是……自己真的得到了上天

    的垂青?

    这样如同透明人一样的生活……要结束了吗?

    只要……试一试就知道了……

    穿着运动鞋的右脚,缓缓地踏在了第一层台阶上……

    「一、二、三、四……」

    中午在经过这段台阶时,在那个男生的声音响起之前,萱萱在想着其他事情。

    「五、六、七、八……」

    那是早上刚刚发生的事。去上课的时候,萱萱在教室门口遇上了一个老乡。

    「九、十、十一、十二……」

    片刻的交谈,其实是些没什幺营养的话题。但是对于平常除了于小米就没什

    幺能聊天的人的萱萱来说,任何交流她都不想轻易地停止。

    「十三、十四、十五、十六……」

    那段聊天是被一个声音打断的。也许是聊得忘我,萱萱不记得自己什幺时候

    就靠在了教室的门框上,挡住了往来的去路。所以当李浩然忽然说「同学,请让

    一下」的时候,她被狠狠吓了一跳。然后,就是一股忍不住的心酸。

    「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李浩然,是萱萱一直偷偷喜欢的男生。他不知道成绩普通的自己高三那年是

    花费了多少努力才终于和他考进了同一所大学

    找请??

    ,儘管这所大学在别人眼里也一样

    是普普通通而已;他不知道自己已经默默地关

    地??

    注了他多少年,对他的每一个动作、

    每一个表情都是多幺的熟悉;

    ????◢3

    他更不知道老乡会那天喝醉酒的他在被人搀扶着

    去的时候,有一个女孩也一样在后面偷偷地一路跟随着到他的宿舍楼下,尽

    管那个和他同系的女孩与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

    可是,喜欢了那幺久啊……最终他对自己的称呼却是那两个字同学。

    自己的名字很难记住吗?

    「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

    萱萱看着自己的脚笑了。在她的脚尖前面,还剩下一级台阶。

    再也……再也不要听到你那样称呼我了……

    「二十九!」

    坚定的步伐重重踏在了多出的一级台阶上,一个男生的身影,出现在了面前

    ……

    第二章

    「嘿!你好!」

    不是之前见到的那个美男子,但韩萱萱没有时间失望。此刻的她,嘴巴张开

    得可以轻鬆塞进一颗鸡蛋。

    「你……你是……」

    「恭喜你踏上了第二十九级台阶,进入了这个不属于人类的世界。我是来帮

    助你的妖狐大人,我的名字是……」

    「等等!我知道你的名字,可是,你确定这不是在恶搞我吗?」

    儘管这样说话有点不太礼貌,可是当出现在面前的这个妖狐既不是美男子,

    也不是什幺妖艳女妖精,而是活脱脱从动漫里走出来的3D漩涡鸣人,任谁都

    会觉得这是在恶搞吧。

    「喂!我可是通过自己努力成为了火影的男人,你竟然对我如此藐视!难道

    你质疑我作为人柱力的身份吗?九喇嘛,给我出来!」

    「不……不用了,我相信你的!」

    看到鸣人的週身缓缓发出金光,萱萱害怕真的见到九尾妖狐的话会直接把自

    己吓晕过去,连忙摆手阻止。

    「哼!这还差不多。」

    鸣人看萱萱不再质疑,也没有真的把九尾从体内放出。

    「那幺……妖狐大人,我现在可以许愿了吗?」

    无法适应设定从《女高怪谈》忽然跳转成了《火影忍者》,萱萱觉得现下这

    一幕实在是荒唐的可以。不过虽然传说与现实有所出入,但至少还是真的,而且

    对一个女孩子来讲,热血动漫总比恐怖故事更好接受一点,总之不管怎样,许愿

    还是最重要的事情。

    「许愿?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许愿功能的。」

    鸣人一摊手,理所当然地说道。

    「哈?不能许愿?那我到这里来是……」

    看来传说和现实的出入不止一点点。希望像是被吹到极限的气球忽然就被一

    针戳破,原以为真的天降馅饼的少女心在这一句轻描淡写的打击下顿时萎靡了下

    去。

    「哼!告诉你,成为火影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言的,想要通过许愿来完成梦想

    的人没有资格谈梦想!」

    「我……我又没有想要当火影……如果没什幺事的话,我先去了。」

    韩萱萱彻底心灰意冷了,她踏上台阶并不是为了身临其境地看漩涡鸣人施展

    嘴遁的。

    「等等!」鸣人看萱萱要走,连忙伸手拦住她,「虽说完成梦想没有捷径,

    但是在通往梦想的路上也不能没有同伴的帮助,而我,就像伊鲁卡老师一样,会

    成为帮助你实现梦想的第一个人!」

    「那……请问你要怎幺帮我?」

    「身为忍者,能向你的帮助当然就是忍术!」

    「忍术?」

    「对!忍术!」

    「没事我先去了……」

    去你大爷的忍术吧!韩萱萱差点把这句心声骂了出来。她一个小姑娘,没事

    去学什幺忍术?

    「喂!你以为这里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既然你踏上了第二十九级台

    阶,就等于同时触发了我们两个人的使命,我的使命就是教你忍术,而你的使命

    就是跟我学习忍术!」

    这句话并不是从一个人口中说出的,而是忽然间围绕在萱萱周围的一大群影

    分身异口同声地说的。《火影忍者》萱萱并没有看到结尾,但前半部分她还是看

    完了,眼前这架势分明让她觉得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接下来要面对的可能是一套

    两千连弹,所以……

    「好吧,妖狐大人,那我就跟你学忍术好了,只是学的种类可以由我自己来

    挑吗?」

    当初看《火影》完全是因为有趣,萱萱对于那些五花八门的忍术其实也没有

    多少印象,但是她忽然想到动漫里有一套很基础的忍术叫做变身术,如果学会了

    的话,是不是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大美女呢?

    「这个嘛……不行!」可惜梦还没开始做就又被否决掉了。不过鸣人很快又

    接着说,「因为忍术一招一式地学起来对你来说太麻烦,所以我準备了一些卷轴,

    只要把卷轴捏碎就可以直接学会里面记载的忍术了。不过这些卷轴你只能随机抽

    选,有可能学会地爆天星那样的超强忍术,也有可能学会色诱术那样的超超强忍

    术,怎幺样?有没有很期待?」

    「我期待……个鬼啊!那种忍术我一点都不想学好吗?」

    虽然不明白为什幺一定要搞随机抽选这种鬼设定,不过漩涡鸣人坚持不能投

    机取巧,萱萱也只好无奈地从面前出现的一大堆卷轴里随便拿了一个,默默祈祷

    着可以选中变身术,然后在鸣人的指导下将卷轴捏碎。

    「哇哦!恭喜你!你学会了连我都掌握不了的家族秘术哦!而且这种忍术几

    乎不怎幺需要查克拉,简直太适你了!」

    鸣人的话听起来不像是虚伪的客套,眼睛中也确实射出了欣羡的光芒,但韩

    萱萱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他话里的破绽:

    「你是说,这些忍术还真的需要查克拉才能施展,也就是说……如果我抽到

    其他的需要查克拉的忍术我也根本就用不

    最新3?度|

    了是吧?!」

    「嘿嘿嘿……差不多就是这幺事吧,那幺本次任务已经完成,再见啰,我

    的朋友!」

    露馅之后的鸣人看到萱萱有要发飙的迹象,立刻结了个印消失在萱萱的面前,

    让少女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洩。

    「搞什幺嘛!」

    郁闷地嘟哝了一声,萱萱一头,一张脸却猛然间出现在自己眼前,吓了她

    一大跳。

    「你才是搞什幺嘛?我看你神神叨叨地跑出来,等半天还不见你去就出来

    找你,结果你竟然又站在这里睡着了!我晚上是打呼吗?还是这里特别好睡?哪

    有人喜欢到这种地方站着睡的?你真中邪了啊!」

    「嘿嘿,没有啦,刚才闭着眼睛想事情而已。」

    嘴上敷衍着于小米连珠炮似的质问,萱萱心里暗道看来鸣人说自己进入的是

    不属于人类的世界这点倒没错,至少别人就看不见她刚刚经历的事情。不过,由

    一个出了名不靠谱的动漫人物传授的那个忍术……会是真的吗?

    如果可以试试就好了!萱萱往四周看了看,眼下并不是好时机,于是挽起于

    小米的手说:

    「好啦小米,我就是好奇那个狐狸阶梯的事跑过来试试嘛,你就当我发了一

    神经,现在没事了,我们宿舍吧。」

    「我才不要!」小米虽被萱萱抓住了手,却没有被她拖走,「你今天这幺诡

    异,万一去要对我做一些可怕的事,就咱俩同处一室的我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

    地不灵了,反正今天阳光这幺好,既然出来了就溜跶溜跶嘛。」

    明知闺蜜前面都是开玩笑,只有最后一句是真的。但萱萱心里的鬼一下子被

    道破还是紧张了一下,她也知道自己今天已经表现得够奇怪,如果再坚持下去恐

    怕小米就真的要怀疑了,便只好同意跟她一

    2|?

    起再逛一次这已经逛了八次的校园。

    不是萱萱不喜欢散步,可是但凡有个美女闺蜜的姑娘都应该能明白那种痛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走在路上的是两个人,别人眼里却只能看见一个。

    那些目光就彷彿在赤裸裸地向你宣示着:你没有她漂亮!你没有她身材好!

    你就是她的陪衬!就算神经再大条的女孩子,在面对这种差别对待的时候心

    里也不会开心的,因此萱萱不怎幺喜欢和于小米一起出门。

    但是她又有什幺选择呢?已经是大学第三年,头两年同学里的单身贵族还多

    一些,到了今年大家却似乎在做团购一样一下子把自己都推销了出去。本身就谈

    不上多幺亲密的关係在她们的重色轻友之下立刻就名存实亡了,就剩下于小米和

    自己这两棵独苗相依为命。而且自己单身是因为没人追,于小米却是追求者多到

    挑都挑不过来,现在人家这抢手货愿意跟自己这打折都没人要的商品陈列在一起,

    那还有什幺好抱怨的?

    「看!是你家李浩然诶!」

    小米忽然的咋呼打断了萱萱的胡思乱想。李浩然这早已镌刻在心底的名字钻

    进耳朵,萱萱瞬间就本能地抬起头。

    不需要小米的指引,李浩然对于萱萱来说就好像是一个发光体般的存在,就

    算再熙攘的人群她也总是可以一眼就看到他,就如同现在一样。

    萱萱喜欢李浩然的事除了于小米没人知道,私下里于小米总是把李浩然称作

    「你家李浩然」来调侃萱萱。对于这种称呼萱萱从没有阻止过,也只有在于小米

    这幺叫的时候她才能感受到一丁点彷彿两人是一对的错觉。可惜,错觉永远只是

    错觉而已站在那里的李浩然还是那幺神采奕奕、风度翩翩,这样的男生不管

    在哪里都是女生瞩目的焦点。但今天所有对他产生兴趣的女孩子都只能暗自歎息

    了,因为帅哥的手里握着的是一朵火红的玫瑰,昭示着他已经心有所属。也许别

    人不知道这朵玫瑰将要送给谁,但韩萱萱和于小米都知道。

正文 妖狐阶梯(03-04)

    作者:白日梦

    字数:5748

    妖狐阶梯(三)

    冷美人,这是一个和美女、女神等字眼一样已经被用滥的词,但就像数以

    万计的被称呼作美女的女性中总有那幺一些是真正的美女,同样数以万计被称

    作女神的女性中也总有一些是真女神一样,在这世上也还是有真正的冰山美人存

    在的。

    有人说冷美人就像荷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但要採摘一朵荷花可比攻克

    一颗拒绝靠近的心要简单得多,毕竟摘一朵水里的花你只要会游泳,而且不怕湿

    身就可以做到,当然如果你要摘的是公园里的荷花那可能还要加上一点不要脸,

    但要夺取一个冰山美女的芳心,那恐怕你就算能在太平洋里游几个来也没什幺

    作用。

    李浩然踢到的,就是这幺一块铁。

    作为人们眼中的天之骄子、人中龙凤,除了在银行下象棋的奥特曼以外难得

    的能将帅、有钱、有安全感等优点集于一身的男人,愿意倒贴李浩然的姑娘能挤

    满一辆公交车,但可惜的是几乎人人都知道这棵名草只会向着一朵花摇曳,那朵

    花就是苏子妍。

    不是每所大学都有评选校花的传统,至少萱萱他们所在的A大就没有。但若

    说起A大校花这几个字,所有人心里都只会浮现出苏子妍这一个名字。身高7

    3,除了胸有点大之外全面符模特标準的身材,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长相,

    永远朴素却带着高雅的装扮,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以及对谁都不假辞色的性格,

    可以说苏子妍绝对当得起冷艳无双这四个字。

    李浩然第一眼看到苏子妍的时候就被她吸引得魂不守舍。那还是两年多前,

    大家都是刚入校,女神一个人拖着一个大行李箱走在校园里,别有用心的男人都

    知道这是绝佳的机会,李浩然又不蠢,于是立刻把自己的箱子丢给了同伴冲了过

    去。

    结果可想而知,冷冰冰的谢绝之后苏子妍多一个字也没有说就扬长而去,只

    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大帅哥的身影供无数花癡少女瞻仰。

    李浩然以往不是没交过女朋友,但那些女孩子多半都是动机会然后半

    推半就地就入了怀抱,所以他还真的没试过认真地去追求一个女孩子。苏子妍是

    他人生的第一场攻坚战,但没想到第一战就遭遇了滑铁卢。人家都说追女孩子最

    怕就是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可惜纵使李大帅哥早把一张脸皮抹下来揣进了兜里,

    以没脸没皮为荣,以瞻前顾后为耻,管他刀山火海无所畏惧,屡战屡败、愈挫愈

    勇,却始

    ?地?

    终难以打碎苏大冰山的哪怕一个角。

    萱萱和小米看到李浩然手拿玫瑰站在路口作望夫石状,就知道苏子妍马上就

    要登场了。果不其然,没几分钟的功夫,一抹穿着白色雪纺衬衫、深蓝修身牛仔

    裤和白色帆布鞋的倩影就出现在路的另一头。

    如果说李浩然对韩萱萱来说是个会自动吸引目光的发光体,那苏子妍对于李

    浩然就相当于太阳遇上了月亮,从看到女神的第一个瞬间,李帅哥的眼睛就反射

    出了耀眼的光芒。

    「子妍,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送给你……」

    「谢谢。」

    苏子妍并没有拒绝送到面前的玫瑰,顺手接过,再顺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熟练得让人不禁猜想这种事情在两人之间究竟已经发生过多

    少次。

    「呵呵,我特意选择在这里等你,就是因为这有个垃圾箱,方便你扔。」早

    就被苏子妍调教得深谙不要脸精髓的李浩然看着娇艳的玫瑰瞬间变成残花败柳,

    连表情都没变一下,继续维持着温柔的微笑说道,「刚才等你的时候我就意识到

    我选错了,红色太艳俗了,不符你的气质,还是白色更适你,下次我送你香

    水。」

    「嗯,知道了,今天没带零钱,那就下次一起给你吧。」

    这是苏子妍特有的拒绝方式,不留情面,但也不佔便宜。扔了追求者多少礼

    物都会照价赔偿,当然对方一般都不会收下,这时苏大美女就随便把钱放在哪里

    转身就走,你爱要不要。

    因为这种独特的行事风格,A大还有一个比较流行的小段子如果你有什

    幺急着脱手却没人愿意买的东西的话,可以试试去送给苏子妍。当然段子归段子,

    学校还没有哪个人真的不要脸到那种地步,而且苏子妍一般也不会扔人家的贵重

    东西,不然纵使传闻中苏美女家底丰厚怕也禁不住这样挥霍。

    「唉,你说你家李浩然这是何必呢?与其这幺热脸贴人家冷屁股,还不如早

    点拜倒在我们萱萱的石榴裙下呢!是吧?」

    看着苏子妍再次扔下帅哥只身离开,于小米发出一声感歎。其实她说的正是

    萱萱心里想的,不过两个丫头都没意识到这话里的问题如果苏女神真的愿意

    给人拿脸去贴她的屁股,恐怕没有一个男生会计较那两团又挺又翘的诱人臀瓣冷

    不冷。

    「小米,咱们宿舍吧。」

    「嗯。」

    看着平常正眼都不看自己的男神对着其他女生犯贱,萱萱心里是真的有点难

    受,小米也知道,所以没再提出异议,只是朝着李浩然那方向又撇了撇嘴,两人

    一起调了头。

    虽是同班,但小米和李浩然说不上熟,缠着帅哥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她没兴

    趣去凑那个热闹,再加上对谈恋爱也没什幺动力,相比起来倒是更喜欢和萱萱这

    没什幺脾气,总是逆来顺受的中国好闺蜜混在一起。

    于小米知道萱萱和李浩然不可能,但是从不敢说出来。萱萱本来就自卑,如

    果自己这个她唯一的朋友都不为她加油打气,那萱萱心里得难受成什幺样子?反

    ?最?新??

    正剩一年多就毕业了,就让这傻丫头把梦一直做下去,等两人不在一起了,那份

    感情终归会慢慢淡下来的吧。

    难受虽然不是装的,但不代表萱萱忘记了忍术的事。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

    到宿舍,儘管理由有点悲剧,但也算是正中下怀。进了屋,踢掉脚上的鞋,萱萱

    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刚在外面还没睡够啊?大白天的哪来那幺多觉好睡?」小米嘟囔了一声,

    手伸到T恤里摸了一阵,就把白色的胸罩给拽了出来扔在床上,「唉呀妈呀,

    憋死我了!」

    萱萱看了一眼那件明显比自己sie大很多的文胸,偷偷在心里又歎了一

    口气。

    每次出门来小米第一件事就是脱内衣,一边脱一边喊叫着被憋得难受,淘

    气的时候还会说咪咪都被压扁了,但其实就算脱了以后那对大白兔也还是依旧坚

    挺,不过T恤上会有明显的乳头的凸点而已。

    萱萱知道小米性子比较大大咧咧,大家都是女生,她口无遮拦也正常,绝对

    没有要炫耀的意思。但是每次听到那些抱怨的时候,萱萱都恨不得自己能替闺蜜

    分担这份折磨,可惜自己只是个可怜的A罩杯,乳头也比花生米大不了多少,平

    常出门就算不穿内衣都没人能看出来,怕是永远没机会体验那种甜蜜的负担了。

    小米脱了胸罩,还隔着T恤托着自己那沈甸甸的两团肉掂了掂,发出一声束

    缚解脱后轻鬆舒适的喟歎,也四仰八叉地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就是现在了!

    等待已久的适时机终于出现,萱萱有点忐忑,小心翼翼地想着卷轴捏碎

    时涌进心里的那种感觉。不得不说这次那个不靠谱的漩涡鸣人还是做了一件挺靠

    谱的事,虽然当时只是一瞬间的事,可那种感觉彷彿被刻在了心里一样,心思一

    动就立刻自动浮现,吃饭睡觉般自然。

    不需要查克拉,施展起来应该没问题,可是会不会有效果呢?

    萱萱侧了个身,面向小米的方向,双手悄悄放在胸前,手掌摊开,大拇指、

    食指和中指分别相对在一起。

    「小米,我只是拿你试验一下,不会伤害你的。」

    默默想着,萱萱静下心,集中起精神,一种莫名的能量逐渐在脑中汇聚……

    心转心之术!

    妖狐阶梯(四)

    心转心之术,利用灵魂把精神集中在一点,对準敌人,使自己的灵魂侵入到

    对方的身体之中。一旦侵入之后,敌人的灵魂也就进入到了一种沈睡状态,无法

    将入侵者的灵魂拉出。不过,将灵魂侵入到他人身体之后,自己身体也会进入沈

    睡状态。

    卷轴捏碎的时候,脑海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一段说明。但当时萱萱对这些什幺

    灵魂、精神的乱七八糟没个具体的概念,如今真正的用过之后才发现,这事就跟

    自慰一样根本用不着说明书。

    似乎有一瞬间睡着的感觉,当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萱萱看到的视野便已全然

    不同。转过头,自己显然已经陷入了熟睡之中,当然,那个自己只是自己的身体

    而已。现在的自己,果然已经到了于小米的身体里。

    意识到忍术发动成功以后,萱萱惊喜得差点跳起来。虽说还没想到这种东西

    对于自己会有什幺实质性的好处,但她相信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是做不到这种事

    情的。

    自己……终于也变得特别一点了呢!

    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点之后,萱萱也一时想不到该做点什幺,但又似乎

    不想就这幺解除忍术。坐起身子,感受到胸前沈甸甸的重量,一个有点羞耻但更

    多是兴奋的想法立刻冒了出来。

    要说萱萱过往的经历有什幺事好值得称道的,大概就是她曾经在某个论坛上

    发过一个帖子。那只是一时的鬼使神差,当时小米就如同往常一样下课来脱掉

    了内衣,轻轻揉捏着被监禁了一天的两只乳鸽稍作放鬆,然后萱萱心里一动,敲

    下了那句后来被评为年度最心酸问题的话摸女生的胸部是什幺感觉?可想而

    知,一个性别为女的ID问出这种问题,那种心酸简直是透着屏幕都能闻到。没

    人知道这个火爆一时的问题是出自萱萱之手,所以当小米后来把这当作一个段子

    讲给萱萱听的时候,她真是连自杀的心思都有了。

    萱萱羡慕小米的一对大胸已经有很久,她觉得如果自己也能拥有那样的身材,

    也许李浩然还能多看她两眼。但是没有就是没有,儘管她每次喝奶茶都喝木瓜味

    的,对于任何含有胶原蛋白的食物,就好像着了魔一样,不管多难吃也来者不拒,

    可惜几年下来胸部规模也没见有丝毫长进。自己越是不发育,看到小米那胀鼓鼓

    的广阔胸襟时就越是羡慕。平常两人打闹的时候萱萱偶尔也使坏地去抓小米的胸,

    但总被躲开或遭到强烈的反抗这是理所当然的,不然萱萱就该怀疑小米的性

    取向了。但禄山之爪长期没有得逞反而导致一开始的玩闹想法变成了真的想把那

    两只大馒头抓在手里痛快地捏一捏。现在小米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这两团美肉

    等于不设防地在等着萱萱去随意蹂躏,一想到这里,萱萱就禁不住更加兴奋起来。

    这种兴奋当然和情慾无关,她只是单纯地想要体验一下那种傲人到底有多骄

    傲而已。此刻无人在侧,时机成熟,萱萱深呼吸两下,忐忑不安、小心翼翼地撩

    起了T恤衫,将一对大白兔彻底地解放。

    哇!真大!

    以前不是没见过,毕竟小米不至于连换衣服都躲着闺蜜。但这样低着头以

    人的视角去欣赏那随着呼吸起伏不断的波澜壮阔可是头一次。雪白细腻的肌肤在

    光线下有一层淡淡的光晕,晃得萱萱目光都有点昏花,大小适中的乳头还是软绵

    绵的,呈现略浓的粉红色,精緻细密,基本找不到奶嘴的所在。萱萱先是用手指

    捏了捏其中一颗,确实很柔软,只有根部有一点点硬硬的,但除此之外也没什特

    殊的感觉。再学着小米平常的样子,两只手从乳房下缘将它们托起,立刻就感受

    到了那种沈甸甸的手感,像是托着两只注满了温水的气球,但触觉更加滑腻,更

    加柔软,而且更加有弹性。萱萱有点不明白这幺软的东西又为什幺能那幺弹,但

    她十分确信这种感觉摸起来真的很不错,更加确信自己无比希望这样的东西在那

    边正沈睡的身体上也能拥有!

    如果这时有人进到屋里,看到一向开

    23地

    朗可爱的于小米正托着自己的两只乳房

    揉捏把玩,不知道会是什幺感觉,但如果给小米本人知道的话她恐怕会羞愧死吧。

    玩性正起的萱萱可不管这些,双手把一对美乳揉圆搓扁为所欲为,一转头又

    看见那边床上沈睡的「自己」,坏心思一动,乾脆直接下了床过去,抓起「自己」

    的一只手放在了左乳上。

    「可怜的丫头还没摸过呢,来给你摸摸。」

    刚才都是于小米的手在摸,所以说萱萱还没摸过这逻辑倒也没错。可是说也

    奇怪,明明之前摸着没什幺感觉,但当属于萱萱的手按上一只乳鸽的时候,立刻

    就有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自胸部传来,麻嗖嗖的,令萱萱不由自地打了个寒颤。

    这……

    这种感觉萱萱自然不陌生,她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姑娘,身体发育正常,呃,

    应该说除了胸部以外发育都正常,该有的情慾当然也会有。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

    她会用小米的身体来品嚐这种感觉。

    稍稍暂停了一下,萱萱在脑海里做了大概为时十秒的天人交战,然后舔舔乾

    涩的嘴唇,吞了口口水,再次把那只手放在了胸脯上,用不知不觉已经比刚刚硬

    挺了很多的蓓蕾贴着掌心轻轻地摩擦起来。

    「小米,我只是好奇,就……稍微玩一下……」

    说着没人能听到的道歉,萱萱的动作逐渐由轻缓便的剧烈,属于小米的手覆

    盖着属于萱萱的手,属于萱萱的手覆盖着属于小米的胸,十根手指几乎全都陷进

    了柔软的美肉中,放肆地揉捏摩挲着,一股热流激烈地向小腹汇去。而另一只手

    也似乎着了魔一样,追逐

    最新?‥

    着那股热流,沿着小腹光滑平坦的肌肤,探进了牛仔热

    裤的裤腰里……

    手掌在裤裆里没敢太直接,先是隔着棉布内裤轻轻覆盖上了隆起的阴埠,然

    后稍加力气按压下去。这手感,虽然柔软,但是,这个隆起的程度似乎有点……

    「啊!」

    一声惊呼,手掌迅速地抽出,燃起的情慾也被瞬间浇熄。

    这丫头,难怪这幺容易就想要,也难怪胸看起来比平常更大了。

    心里嘀咕着算了算日子,意识到小米正处于生理期的萱萱慌张看了看自己的

    掌心,还好有卫生巾的存在,并没有染上什幺颜色。鬆开了还在胸部的那只手,

    整好了衣衫,重新躺床上闭上眼睛。

    心转心之术,解除!

    再次张开眼,首先看到的正是睁开惺忪睡眼的小米。想到

    "点点'

    自己刚刚做过的事,

    萱萱面上一阵发烧,赶紧也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呵……欠!咦?我怎幺睡着了?」

    伸着懒腰的小米只当自己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没有察觉到什幺,但萱萱的

    目光却又不由自地落在那对因为伸懒腰而更加突出的双峰上。

    「呀!你看什幺?女色魔!」

    发现萱萱的目光落点,小米立刻双手护胸作惊惶状。

    「嘁!是你目标太大了。我再睡会啊,下午记得叫我吃饭。」

    「睡,睡,睡死你个懒猪!」

    萱萱翻了个身,不再理会小米的挑衅,开始认真的思考自己这个新能力有什

    幺特性和用途。

    首先可以确认的是心转心虽然能入侵他人身体,但是意识还是完全是自己的,

    不能窥探到被入侵者的记忆和想法,同样的,被入侵者也不会有被入侵后这一段

    记忆。然后,自己虽然可以控制被入侵者的行为,但对于身体的自然反应还是无

    法控制。目前就发现这两点,而且对像只有小米这一个也有点不可靠,可能还需

    要再次拿别人试验一下才行。

    想起在小米身体里的感觉,其实和操纵自己的身体没什幺两样,完全感受

    不到自己是在别人的体内。换句话说,如果能保证原本身体的稳妥,又可以无限

    时地侵入他人身体的话,其实和变身术也没什幺别!

    意识到这一点,萱萱的激动比刚开始时候更加强烈,许多想法一下子都一股

    脑冒了出来。想到那些可能性,心脏彷彿都快不受控制地爆炸了。

    「镇定!」

    强迫自己平稳情绪,萱萱决定真的睡一觉,养足精神,等到晚上再做进一步

    的实验